網站地圖聯系我們  | 加入CESSP  |登錄
七乐彩走势图2 >行業動態

為什么你應該關心開放獲?。焊鹺涂蒲ё髡咼塹囊環夤?/h3>
2019-03-13 責任編輯:學會辦公室 點擊:13749

[譯者按] 20189月歐洲研究委員會發布了 “S計劃。這一雄心勃勃的開放獲取計劃在全球學術交流界引發了激烈的討論,但其中似乎少了一點作為學術交流主體的作者和研究人員的聲音。本文作者里克·安德森呼吁研究人員積極參與到OA政策的制定中來,闡明了為什么研究人員無論其持何種觀點,都需要關心以及如何參與OA運動。原文發表于學術出版協會(the Society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的博客專欄The Scholarly Kitchen。翻譯轉載已獲作者授權。——陶濤

如果你是一個主要以研究人員和(或)學術或科技論文作者的身份與學術出版世界產生關聯的人,那么你參與開放獲?。?/span>OA)運動有兩個可能的基本原因:

1. 你想推動學術出版從一個主流為繳費閱讀的模式過渡到一個主流(或完全)為開放獲取的模式;

2. 你對這種轉換有顧慮并且希望自己能對最終結果產生影響,比如轉換是否發生,如何以及在何種程度上發生。

底線在于:如果你想讓OA實現,那就加入這個運動;它需要你的聲音,而且你有上千種方式可以參與。如果你對OA或者更具體一點,對強制性的非自愿的OA有顧慮或保留,那OA運動也需要聽到你的聲音。

我可以想象,作為一名作者,當你看到當前學術交流生態系統中充斥的各種喧囂和爭議時,你會忍不住對自己說:“管它的。我只要埋頭做我的研究,然后以我習慣的方式發表。我是一名(生物學家/社會學家/工程師/歷史學家/隨便什么),不是出版商或圖書館員,OA看起來像是他們之間的戰斗。讓他們干他們的事,我干我的?!?/span>

但問題是:OA倡導者們正在做的工作,就其已經達到的成功程度來說,會對你能發表文章的方式產生具體的和潛在的約束力。事實上,這種影響力已經發生在你們中的許多人身上。身在歐洲英國比身在美國更有可能已經受到影響。在美國真正的強制性OA很難實現,目前只存在于與私人贊助(如蓋茨福特基金會)相關的項目中,還有一所私立大學(那會是杜克大學,甚至在那兒也只有研究生被要求,相關要求不涉及教師)。你可能歡迎和慶祝這些強制要求所產生的影響,你也可能對它心存疑慮。無論是哪種態度,你都需要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如果你想對這一運動的未來軌跡以及它將對你的選擇自由產生的沖擊發揮點影響力,你就需要參與進來。

理解目前正在發生的事情,關鍵在于能否辨識兩個重要的區別:

重要區別之一:選擇性OA相對于強制性OA

顯然,隨著OA運動發展至今和OA出版選項的涌現,你可以保持自由地選擇或不選擇它們,只看是否適合你,那么OA的發展除了豐富你的選項之外做不了什么。如果這個運動的發展只有這一個豐富選項的效果,那你可以放心地忽略它,安心做你的學術工作。

但是OA模式的多樣性并不是唯一在成長的東西。OA的強制性也在增加,這才是你應予關注甚至積極參與的地方。因為OA的成長和成為強制性的程度都將縮小你的出版選擇范圍,而不是擴大它。這也是為什么認識到支持OA和支持強制性之間的區別是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一個人可以合理地擁護兩者,或合理地擁護前者而不支持后者,換句話說,反對強制性OA政策不等于反對OA。作為一名作者,這個區別值得深思:你希望看到OA繼續成長和發展嗎?如果是,你是否也認為采用OA應該是強制性的?

重要區別之二:勸服相對于商議

另一個本質的區別存在于讓作者參與OA進程(或至少讓他們將其成果存入知識庫)的努力和就強制性OA政策尋求作者參與的努力之間。前者已經熱情地進行了很長時間;后者則不那么顯著。為什么?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因為強制性OA的倡導者們可以推斷出作者的態度:如果作者們對讓自己的工作開放獲取不那么感興趣的話(機構存檔的停滯不前和強制性OA政策的發展壯大都表明了作者的興趣是相當有限的),那邀請他們參與制定用來強制他們采用OA的政策可能有任何別的結果嗎?這些政策的全部目的就是為了克服這樣一個事實,即一般來說,作者似乎沒有很大的動力主動采用OA。如果他們有,那根本沒有必要拿走他們選擇非OA出版的權利。

當然,不是OA運動中的每個人都試圖從作者那里奪走出版的選擇權。有些是,有些不是。在那些是的人當中,有些會坦率地承認,有些則會在被問及這個問題時回避。顯然,這些都是為什么你要關注強制性OA政策的發展和興起的原因;作為一名作者,你不能想當然地認為那些正在推動它們的人會在政策落實之前知會你。

你該怎么辦?

如果你想為學術交流生態系統向某種強制性開放獲取模式的大規模轉變做出貢獻,那就找正在為這種模式努力工作的組織,并為之提供你的意見和專業知識。這類組織有OA2020 倡議(它致力于“改革當前的出版系統“,以OA出版“取代訂閱商業模式”),SPARC(其目標是讓OA成為“研究和教育的默認規則”),以及私人贊助者如蓋茨和福特基金會(使用其可觀的財力推動強制性OA進程)。當然還有制定了S計劃cOAlition S,S計劃是一個設計明確的倡議,以“加速向一個以對學術出版物的立即免費的在線訪問和很大程度上不受限制的使用和再使用為特征的學術出版系統的過渡”。它基于這樣的觀點:“研究人員是不負責任的”(因而不應該有權選擇如何發表),學術和專業協會應該“咬緊牙關去進行開放獲取”。如果你同意這些觀點,那以上任一組織都會很高興獲得你的支持。

另一方面,如果你更愿意看到未來學術交流的特點是獲取模式的多樣性作者對自己的工作保有某種程度的控制權,有多種出版選項那現在就不是把頭埋進沙子的時候;你需要站起來,讓你的聲音被聽到。如果你是一名學術研究者,就請注意你的校園里正在發生的事情;確保當與學術交流相關的政策被制定和提出時你知情。讓你的資助者、圖書管理員、校園管理者和立法者們知道,你喜歡多樣化而不是單一的的學術交流環境。說出來,否則,你可能會在幾個月或幾年后醒來,發現其他人已經替你決定了你將如何發表論文,以及誰將對你的研究工作擁有控制權。

換言之,身為一名作者,是否參與對學術交流前景的塑造完全是個人選擇。但是不參與是確保你的聲音不被聽到以及你的利益被忽視的一個可靠方法。

作者簡介:里克·安德森(Rick Anderson,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威拉德·馬里奧特圖書館(J. Willard Marriott Library)負責館藏與學術交流的副館長。他定期就與圖書館、學術交流和高等教育有關的話題發表演講和文章,并曾擔任NASIG和學術出版協會(the Society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的主席。他在包括biorXiv、愛思唯爾、JSTOR和牛津大學出版社在內的多個出版商和組織的圖書館委員會擔任無償顧問。